标王 热搜: 机械  化工  北京  致富  冶金  石油  商机  阿里  求购  主持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综合 » 正文

化疗杀人已被实践证明!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2-18  浏览次数:200
核心提示:现在我国接近全面市场化,中医也就接近全面被灭亡——医学、医疗市场化化没了良心!不过,此时此刻也是也面临它的崛起。只要是真金,就不怕烈火烤。人类需要健康地活着,就需要一种不为市场利益而生存的医学,这只有中医。
 (一)化疗杀人已被实践证明
  化疗杀人已被实践证明,医生不愿意放弃是因为回扣多。药物销售员蹲点医院现用现付,都有许多文章披露了。回扣多是因为利润可以随便打;病人住院变成了人质只能听医生的话。
  现在,化疗杀人已成为医疗界同仁的基本常识。很多西医院的里医护人员家属患癌,他们只做手术拒绝化疗者比比皆是,而广大老百姓还蒙在鼓里。其用意不得而知,是因为化疗药品的制药公司的利润指标的一大块。它也是下层医疗机构经济杠杆的重头。普通医生则只是为了赚口饭吃不得已违心而已。
  放化疗既然会减少癌症患者存活的希望,那又为什么会成为流行的治癌症的方法呢?答案是:能治死人,可以制造癌恐怖;利润高,可以整个团体内的有关人员利益均沾,增加集团凝聚力量。可见门德尔松说得不错:“90%以上毫无用处的现代医学正在处心积虑地想杀死我们。”事实也是这样:现代医学所提出的治疗方法,并不是在治疗实践中获得良好治疗效果后,再进行推广使用的。而是在提出后,利用它掌控的庞大医疗管理组织,制造了“唯此为好”的宣传,加上它的整个医疗体系可以立即使用的能力。医生只不过是这个体系的最后一道程序。但绝大多数医生到老了还以为自己一生真的是为人们的健康做出贡献了,而不知道自己在错误的信息欺瞒中过日子的。
  (二)新的治疗法离不开化疗,必然没好结果
  据中西医结合的权威介绍,中西医结合治癌也是先手术、放化疗后再开中药,这做法既符合一些求医心切的患者的需求,也顺应现在中国人的这种自卑心理——跟美国屁股走安全保险。许多人确实不知道生病后的治疗选择是一种生死选择。很多孝顺子女,自己一点都不懂,一切听医生吩咐。尤其是赚钱较多的,一听父母或子女得了癌症,马上要父母赶快住院,手术、化疗、放疗、贵重药品,他都有钱,唯有如何选择医疗无法。于是,倾一家之力花钱买死亡,把父母或孩子送上不归路。
  网上有著名的治癌专家介绍用干细胞治癌的经验,也是先用化疗杀死所有癌细胞后再移植干细胞,而后再一辈子吃排异药。这些经验都有一个大漏洞,就是只有治疗的方法,没有讲跟踪观察的结果。也就是说,专家只给大家讲使用什么方法治癌,却不讲这种方法施用后有多少效果。就像一个推销员,只要把东西卖给客户,不管它有用没用!目的只有一个,尽可能地多骗钱。骗得多,医院获利多,大家奖金多,自己回扣多;病人则人亡家破。
  没有治疗效果是否真的?很容易搞清楚的事,却没有人敢问一下医生:此方法何时发明?医生讲不出时间。何时使用于癌症治疗?医生仍然讲不出时间。你再问医生用此法治好了几人,能否去核实一下。医生马上呆住,因为他没治好一个。为了避免病人提问题的尴尬,医院里的医生,只好天天摆着脸孔,让你看见他就如看见魔蛊,吓得不敢开声;你如不知好歹敢于开问,医生还有一句回话:你是医生还我是医生?医患关系就是这样紧张起来的。
  发明这些方法的医学家,是拿西方制药公司的薪水的。比如说,干细胞治疗法本来是用于治白血病的。它是骨髓移植不成功后的一种新方法,是打算取代骨髓移植治白血病的。但它也与其他治白血病的方法一样没有成功。在治疗白血病的过程中,运用这方法能不能治好病,不是医生的事,因为他只是一个使用者——使用这方法赚病人的钱;也不是医学家——方法的发明人,他只是提出这方法,讲出治病的道理,会不会治好病与他无关。但是,我们一听得了癌症或白血病,首先就会想到寻医学专家咨询,却从不知道越是现代医学的专家,越经不起询问。
  (三)“著名专家”只不过是药物推销员
 
  一朋友,乳房癌术后腋下淋巴转移肿块腐烂化脓,找到全国名列首位的乳房癌专家咨询,他的回答是必死无疑,建议她买某种“最新抗癌产品”试试。产品当然是最贵的,年花费达上百万,有效率只20%。这种有效率的答复,又是埋下了伏笔——治死了,因为你属于80%。她回家后,只是气功加草药治愈了自己的病。对现代医学来说,医学家不是临床医生,他们不需要自己做治疗验证的工作,只需要按本本做出空话连篇的理论解释。如果发明化疗的医学家是医生的话,他老早就会自杀了——多少人死于他的“发明”!
  现代医学每提出一种治疗方法,隔了一段时间,治死了不少人之后,只能说这种方法不好了。错误的治疗方法,是通过由上而下的组织普及和宣传的,它可以很快推广。在已经被普遍使用之后,说它不对了,却只能由少数人口对口传播,因此,改正极其困难。
  现代医学每一种治疗的新方法,当然都是由医学专家提出来的,不是专家,当然提不出什么新的治疗方法。专家则成了真专家,被制药公司供着;方法则是个废方法,最后宣布没人给治好,钱已经赚饱了。真专家到处上位接待,国家给补贴,单位另眼相看,房子也分得大,工资提得快,可以做博导。这样的专家谁人不想争取做?过了几年后,人们才知道这专家过去卖出去的都是害人的废品。当然,他带出来的研究生成了教授,也是个卖废品的,还一代传一代,代代卖废品!原来是个误人子弟的专家。这样的专家在现代医学中,无不到处都是——制药公司豢养着,要用时就放出来。这就是网民们为什么把专家叫作“砖家”,把教授称为“叫兽”的道理。
  (四)现代医疗体制制造起来的困境
  生了癌症想如何能治好,千万别去问现代的医学专家。能不能治好,在于有没有被他治好的先例。现代医学的专家不是治病的专家,却如前所述凭着他的专家头衔到处乱表态。专家们自己治不好病,把病人治死了,他可以归罪于细菌、病毒、细胞或某种微细物质,之后,就可以煽动无数科学家去寻找,去发现,然后又继续“创造”出新疗法,如脐血、骨髓移植、干细胞移植等,几十年后,再悄悄结束,或宣布失败。
  在非典期间,许多患者感染非典,发热送到医院里,医生用尽各种各样的抗菌素,就是退不了热。于是有位有名的专家说:应该使用大剂量的激素,才能退热。于是很多病人就使用大剂量的激素了。发热的病人热果然退了,这位专家得到了表彰,从此名声显赫,威震中南。可怜的用大剂量激素退了热的患者真倒霉,有的挨不了几年就翘了辫子,据说是因为肺纤维化了;有的不是骨质疏松就是骨溶症,全身疼痛,长期住院。十年过去了,还有152名病人因骨质疏松住在医院里痛苦地挨日子,十年生不如死,都是拜托这位著名专家的指点。奇怪的是,为什么当时就没有人敢问:你用你的方法,究竟治好了几人?可怜的病人竟然想不到,自己的生命健康,只不过是这些胡说八道专家的牺牲品!
 
  看起来还是别相信这些真专家的好主意为妙。关键只有一点:你用之前先要问一问“此法你治好了几个人”?我打个电话落实一下。答案就没着落了。原来是一个没有医疗实践证明瞎主意!专家出瞎主意受表彰;患者用瞎主意就下半辈子天天要伤心,一家不安心。也许有人认为我这么贬低专家有些夸大难以令人信服,有个例子你可以打听:禽流感被宣传起来的那个时候,有个非常有名的专家出主意说,治禽流感应该使用达菲。于是,这个省副省长就建议购买达菲做准备。现在禽流感无影无踪了,这些达菲也只能丢垃圾桶。全国损失到底有多少?难以计算!就是此专家的主意。如果,你能打个电话问他:你用达菲治好了几个患者?我可以代为答复:一个也没有。医疗是靠经验积累的,我们怎么如此轻信没有任何医疗经验的专家呢?
 
  癌症既然是一种很难治、很危险的疾病,我们的专家为什么不能为他们选择最好的治疗方法呢?当美国已经在70年代做出治疗失败的结论后,中国有一大批专家到美国去学习治疗癌症的废经验,回国给他们推销废方法:手术、化疗和放疗,以便把美国治癌症的化疗药市场,转移到中国来。现在美国人已经知道癌症治疗失败,不再手术、化疗、放疗的人逐渐增多,因而使癌症患者死亡率逐年降低(数字网上可查)。而我国癌症患者,这3到5年间,却上升了50%。死亡率居高不下。据《重生手记》载:“美国肿瘤病人五年存活率达81%,而我国肿瘤病人五年存活率仅10%。”“在死亡的癌症患者中,有三分之一是被吓死的,三分之一是治死的。”
  我国医疗界如果能有美国一样高的肿瘤病人的存活率(在医学界,曾经认为:癌症病人存活五年以上者为痊愈计),那么,2012年我国发现的癌症患者为350万人,就有248万人现在还活着!(这里仅指癌症一种病,就是这么一个庞大的数字。)这说明,现代医疗体制给我们提供了无数低级的、不会治病的专家,才使我们的生命健康陷入了一个无法摆脱的困境。这是中国人给自己筑起的困境,就像钱钟书先生讲的“围城”一样。美国成功地转移了它的市场,而我国却陷入了这个医疗市场的困境。
  (五)中医面临崛起是医学良心在生命健康要求高压下的爆发
  癌症病人之所以死亡有一半是出于心理恐惧,所以因人而异做好癌症病人的思想工作,稳定病人的思想情绪和心理平衡,避免再一次的心理伤害是做中医的首要任务。
  西医的手术、化放疗,既然都不能治癌,治死者越来越多,就只好不断推出新方法,如“干细胞治疗”、“中西医结合治疗”等等。这些方法实际也不可靠。但是,对西医来说,老的方法治死人已经被知道,生意必逐渐清淡。新方法还没有治死人,就可以不管可靠不可靠,先推出来再说;只要现在能宣传开来,能把医保的钱,老百姓的钱骗到手就行。人们的生命健康仍然在这种“新桃换旧符”方法中,为制药老板们的利润而遭受磨难。我国每年几百万的癌症患者该怎么办?现在,一个世纪过去了,“癌祸”成灾,全国本只有少数癌症病人的,由于新的癌细胞不断被“发现”,它不只是造出了新的癌专家、癌权威,还造出了一支不断增大卖化疗药物者的队伍和年递增百万数的癌症病人。
  由于中医不是市场产生的,而是与社会一起长成的。西方医学是一直在市场环境里出生、成长的,与中医完全不一样。例如过去我国药店,门口会有一个大对联,上面写着:“但愿世间皆无病,宁可架上药生尘。”开店做生意就是为了赚钱,但过去中国的药店为什么宁可没生意也不希望别人生病。这说明,医学的道德与生意的道德不一样——不能希望自己的生意好。开药店虽然也是做生意,但不能盼社会生病的人多,使自己的生意好。医疗市场化后,现在的药店门口贴上了促销广告:凡在本店购药超过800元者,免费送你50元药物(自选)。难道他们不知道吃药多了会吃出病来的?——医疗市场化改变了从事医疗事业者的良心!市场化使医疗行业成了一个没了良心的行业。
  现在我国接近全面市场化,中医也就接近全面被灭亡——医学、医疗市场化化没了良心!不过,此时此刻也是也面临它的崛起。只要是真金,就不怕烈火烤。人类需要健康地活着,就需要一种不为市场利益而生存的医学,这只有中医。中医与市场一样被社会所需要。但,现在的中医几乎连“种子”也快没有了。有文章说,湖北省能执中医辨证论治治病者,己不超过20人了。道理何在?就在于医生的标准、医疗的标准、道德的标准、疾病的标准,都是伪标准!都不是中医的!
  重压之下的中医,出现了甘肃模式、运城模式,为中医复兴树起了旗帜。这是因为,医学需要良心,黑心的医学必将溃败。红心的医学必然壮大。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京ICP备13005985号